?
?

電臺廣告聯系電話:0760-23320208????電視廣告、數字電視聯系電話:0760-23321266、23321236、23321268

新聞報料:114、13928182333????虛假新聞舉報電話:0760-88231223????中山之窗網聯系電話:0760-88338518????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2377????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《信息網絡傳輸視聽節目許可證》第1904074號??粵ICP備09212016號??Copyright ? www.gwtewc.com.cn.All Rights Reserved.

爱德华多阿尔希拉尔:新聞中心?>?本地新聞

亂港派的“風流任誕”與生態鏈

2019年10月09日

奥马尔阿尔希拉尔 www.gwtewc.com.cn 上一章,我們講述了《劉慧卿的權力欲與“地下情”》,她不僅有兩段失敗的婚姻,還與“叛國禍港四人幫”之一的李柱銘有段“地下情”。

多年來,亂港分子的財色丑聞不斷。不僅有“AV仁”何俊仁公然在立法會上瀏覽色情照片,“色鬼”陳浩天一足踏三船,李永達與兩個女人三段婚姻。今天,港嘢君要講的是亂港派的風流任誕,以及他們貪財好色的群體本性如何煉成的。

家風敗壞,召妓性騷擾婚外情代代傳

猶如劉義慶在《世說新語》所記載的一些魏晉假名士以“作達”為名行縱欲享樂之實,如今,亂港分子也時常挾民主與自由之名,卻過著花天酒地的日子。

作為香港民主黨創黨成員,李柱銘是該政黨財政與私生活混亂不堪局面的始作俑者。港嘢君在上一章中講過,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,已婚的李柱銘與劉慧卿“卿卿我我”、談婚論嫁。

來自家變的壓力、父母長輩的震怒,尤其在權衡政途得失后,李柱銘做出決定“不要美人要江山”。最終,這對“獨鴛鴦”分道揚鑣,卻將民主黨臟亂差的家風像接力賽一樣流傳下去。

李永達接棒。上世紀90年代初,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又與女助理陸鳳萍把臂同游歐洲。這段婚外情被曝后,他迅速與元配陳樹英離婚,與陸鳳萍成婚。大約十年后,李永達又傳出婚外情,第三者則為前妻陳樹英,二人更在李永達未辦妥與陸鳳萍的離婚手續前共賦同居。

李永達與兩個女人的愛情大兜轉,幾乎成為整個90年代香港社會茶余飯后的談資。進入千禧年后,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則為民主黨的黨風再添春色。2000年9月,何俊仁被曝“金屋藏嬌”。

何俊仁的婚外情女主角姓竺。但是,她一紙聲明堅決否認婚外情,卻坦然承認“金屋”的存在——與何俊仁合作開設“炒樓”公司。

這一紙聲明又拔出蘿卜帶出泥,何俊仁又被批評“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”,他暗自參與炒樓卻多次公開要求當局打擊炒樓活動。

繼何俊仁“金屋藏嬌”之后,民主黨立法會議員甘乃威獨領風騷。2009年9月,甘乃威被曝欲“潛規則”女助理王麗珠。被拒后,甘乃威氣急敗壞地解雇了王麗珠的助理職務。

亞視新聞主播出身的王麗珠不甘屈辱,她向時任民主黨頭目何俊仁和劉慧卿投訴。但在反對派的庇護下,立法會對甘乃威的譴責動議被否決。至今,甘乃威仍活躍在香港政壇上。2019年9月,他不僅公開支持撤回逃犯修訂修例,要求林鄭月娥下臺,還大肆鼓動街頭暴力。

甘乃威成功躲過桃花劫,另一名民主黨大佬何偉途則沒那么幸運。2004年8月,何偉途在廣東東莞“百日掃黃行動”中因嫖娼落網,被判勞教6個月。當時,一些反對派議員曾借此宣揚何偉途“遭人設計”“政治迫害”。

何偉途當日被捕時赤裸上身

隨著大量照片、安全套等證據的曝光,將亂港派的“七國咁亂”暴露無遺:當時,香港各大報章的封面上,幾乎都刊登著何偉途全身赤裸、僅以藍色大浴巾遮擋下體的照片。2011年,聲名狼藉的何偉途因患肝癌病逝。

財色雙收,販毒收獻金騙津貼樣樣全

正如民間諺語所告誡,色字頭上一把刀,石榴裙下亂葬崗。但是,亂港分子不僅前仆后繼投進“桃花劫”,更是千方百計斂財。

總結起來,無非收獻金、騙津貼、揩公油三種招數。

香港壹傳媒創始人黎智英,不僅位居“叛國亂港四人幫”之首,更是港獨的幕后大金主,他本人也是生財有道。我們在《“拆家”黎智英》一章中披露過,上世紀60年代末,黎先在毒品行業當“跑腿”,因擅長阿諛奉承,很快被安排在九龍深水埗區做“拆家”,負責毒品的分銷。

那一年,他剛剛二十歲。兩年后,黎智英的羽翼日漸豐滿,開始從金三角采購毒品,偷偷運到東南亞各地銷售。上世紀90年代初,黎智英搭上西方反華勢力,又成為禍港亂港資金的“拆家”。

一份泄密的郵件顯示,近五年來,黎智英分別向民主黨分發了多筆政治現金,包括民主黨1369萬、公民黨1456萬、社民連100萬、陳方安生130萬,而“亂港主教”陳日君則高達2000萬。

一筆筆不義之財,也惹得亂港勢力內訌不斷。在《鄭松泰的十級夢與一嘴毛》一章中,鄭松泰就因為每月三萬元的經費與黃毓民公開對罵,由三家“港獨”組織臨時拼湊的“熱普城”,更因分贓不均而分崩離析。

成立以來,香港民主黨就是財色雙收的典范。2000年7月,12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,被曝利用一家名為“唯景有限公司”的空殼公司,先后虛領至少600萬港幣的議員津貼。

深諳“閉門一家親”之道,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較早在房租問題上做文章。2004年8月,他被曝以高價租用自家房屋作議員辦事處,五年間累計騙取公帑60萬港幣。

兩年后,民主黨區議員馮競文、劉定邦也在議員辦事處房租問題上敗露。通過虛報辦事處的租金,每人至少詐騙政府25萬元。案發后,馮競文被判監禁18個月。

財與色只不過是硬幣的兩面。2006年,前民主黨區議員方鎮邦陷入桃色糾紛后,他的辦事處又因拖欠房租被房屋署收回。

身陷桃色丑聞的方鎮邦還涉嫌騙取議員津貼。2007年4月,方鎮邦謊稱發薪金給了一名小區干事,進而騙得區議會1.4萬元薪津。最終,方鎮邦被法院裁定兩項欺詐罪名成立并被判監4個月。

虛報人頭和名目是亂港議員的通用伎倆。2006年,民主黨中委羅俊毅也被揭發利用虛假報價單,向觀塘區區議會申領活動開支,被裁定一項偽造賬目罪;兩年后,民主黨議員黃成智又被曝涉嫌虛報注冊社工騙取經費。

拉雜成軍,護犢子搞裙帶茍延殘喘

上梁不正下梁歪,年輕的港獨分子也繼承了李柱銘、李永達等老一代港獨大佬貪財好色的群體習性。

生于1982年的許智峰,不僅善于搶咪、搶文件、搶手機,更善于強搶財物。我們在《許智峰的“三搶”拍案驚奇》講過,2015年底,他將立法會實報實銷的津貼分發給三名下屬職員,“分紅”丑聞曝光后,許智峰只好向公眾致歉。

許智峰在輿論壓力下勉強低頭認錯

但許智峰仍不放過任何揩油的機會。2018年10月,許智峰又被曝涉嫌濫用公共資源,他將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私自提供給非議員使用,被指利用公帑、公共資源去補貼他所在的民主黨。

當許智峰因強搶女公務員手機險遭褫奪議員資格之際,毛孟靜聯絡黎智英、戴耀廷等大佬紛紛站出來。在《毛孟靜的變臉與開屏》一章中講過,“貓婆”還曾袒護梁頌恒、游蕙禎、鄭松泰等多名年輕的亂港分子。

港獨大佬不僅護犢子,也很重視培植年輕的港獨分子。即使身陷囹圄,自恃“野豬”的戴耀廷仍對他的“風云計劃”念念不忘。

猶如在特洛伊木馬中藏匿著兵士,“風云計劃”關鍵一步是密訓“風云兵”:由“區頭”物色有潛質的“素人”后,再請反對派資深區議員出任“保姆”,負責對“素人”進行培訓;培訓合格后,讓“素人”參加各級選舉,最終成為港獨勢力的“風云兵”。

現實卻與戴耀廷的計劃相去甚遠。實際上,年輕的港獨分子要么踩著同僚的肩膀上位,要么不擇手段地尋求裙帶關系。

生于1987年的區諾軒,正是裙帶關系上位的樣本。憑借著與陸鳳萍的“姨甥婿”關系,他迅速成為港獨勢力的明日之星。

陸鳳萍正是李永達的第二任妻子。遭棄后,陸鳳萍投靠戴耀廷、黎智英等港獨大佬的懷抱。其間,她很賣力地為區諾軒的政治前途“穿針引線”。

陸鳳萍充其量只算是港獨圈里的“交際名媛”,而奇女子林月清則堪稱“港獨之母”。2017年1月,羅冠聰、黃之鋒、朱凱迪等人赴臺與時代力量勾結“對談”時,林月清全程緊跟還網絡留言,“冠聰之鋒,阿姨來了!”

眼看著羅冠聰、黃之鋒等年輕的港獨分子鋃鐺入獄,以及黃臺仰等人棄保潛逃,林月清與丈夫林?;摯寂嘌普?、劉子頎、周豎峰等更年輕的港獨分子。

林月清原本是臺灣女商人。上世紀70年代中期,她赴港經商并走上政途,她與李柱銘是三十多年形影不離的政壇拍檔,二人最大的作品是共同創立“香港民主同盟”,即民主黨的前身。

2006年,林月清與丈夫返回臺灣,仍與李柱銘、戴耀廷之流聯手播“獨”。

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港獨大佬之所以不遺余力地培植后人,實則延續日薄西山的政治生命。物以類聚、人以群分,正是這種臭氣相投,塑造出亂港派貪財好色的群體本性。


來源:港嘢茶餐廳

編輯:賴楚健

二審:蘇文穎

三審:劉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