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?

電臺廣告聯系電話:0760-23320208????電視廣告、數字電視聯系電話:0760-23321266、23321236、23321268

新聞報料:114、13928182333????虛假新聞舉報電話:0760-88231223????中山之窗網聯系電話:0760-88338518????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2377????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《信息網絡傳輸視聽節目許可證》第1904074號??粵ICP備09212016號??Copyright ? www.gwtewc.com.cn.All Rights Reserved.

亚冠阿尔阿赫利对阿尔希拉尔:新聞中心?>?本地新聞

岑子杰的雞蛋陣和狗屎運

2019年09月11日

奥马尔阿尔希拉尔 www.gwtewc.com.cn 上一回我們講述了《陳日君的鄉愿風流》,他自封“香港良心”“當代馬丁·路德”,卻公然違反教義教規與良心,被香港輿論斥責為“偽君子”“大炮樞機”“風流主教”。

這名“大炮樞機”因批評墮胎、同性戀等問題,遭遇“彩虹行動”八名請愿人士闖入主教座堂,嚇得瑟瑟發抖的陳日君開始密會“彩虹”。今天,要講述的正是香港“彩虹行動”組織執行干事岑子杰,他也是“民陣”召集人,更是禍港亂港團伙的馬前卒之一。

“游行搞手”初露頭角

多數香港民眾都叫不出他的名字。但是,每當看到他右耳穿環、腰纏彩虹帶的輕佻身影,多數人會詭異一笑對上號。

他就是岑子杰,其參加街頭政治的歷史,可以追溯到2008年“七一大游行”。自此,從所謂“占中”運動、“雨傘革命”到反“修例”騷亂,都活躍著岑子杰的身影。

岑子杰自恃口才了得,2008年的“七一大游行”中,他手握“大聲公”(揚聲器),初展“毒舌”之才,并獲得現場騷亂分子的簇擁。

他還登上民間非法電臺,在西洋菜街一帶擅自進行FM廣播,大肆鼓吹街頭騷亂,因而被控違反《電訊條例》等。

2009年,岑子杰第一次被捕后,便成為出入警署與法庭的???。與羅冠聰、周永康出獄后遠奔海外讀書不同,岑子杰卻樂此不疲。

“在一面高大、堅固的墻和一只撞向墻的雞蛋之間,我將永遠,站在雞蛋的一邊。”岑子杰讀書不多,卻不厭其煩地引用村上春樹的耶路撒冷演說。

岑子杰不是“雞蛋”,他是蠱惑“雞蛋”的“游行搞手”。一個多月前,他還向香港媒體炫耀騷亂經驗與技巧。諸如,怎樣統計騷亂現場的真實人數,如何“控場”讓騷亂者按照自己的意圖行動,以及如何了解香港警方的部署和變化。

岑子杰生性多疑。2019年6月12日下午3時45分,岑子杰帶頭在香港立法會對面進行示威時,他狡猾地感覺到警方的部署生變,迅速地拿起電話以普通市民身份向警用專線套取信息。

“我打電話給警察聯絡窗口,對方說沒收到指示,要替我問一問。”如岑子杰所料,香港警方不久就從添美道、龍匯道趕來。

盡管頗具街頭騷亂經驗,但是,岑子杰在亂港勢力內部的升遷之路,幾度遭遇天花板。

他不是“學生領袖”,中學畢業后只獲得“專上”文憑,自然難以與黃之鋒、羅冠聰、周永康等名校學子匹敵。他踏入政治圈也是幾經迂回。2006年,在友人推薦下,岑子杰才謀得議員助理的職位。兩年后,岑子杰以此為跳板加入“民陣”。

“民陣”是香港“民間人權陣線”的簡稱,大約由50個組織、政黨與社團組成,內部派別林立、相互傾軋。十多年來,岑子杰卻在烏合之眾中伺機而動。

“占中”運動失敗,岑子杰的機會卻來了。

“我在立法會外示威區,看著四五萬人離開,我用盡所有方法,都無法讓別人留下來……當時立法會議員梁國雄,更在同樣位置,雙膝跪下勸市民留下,但依然沒有用。”岑子杰自述。

一時,香港社運界哀鴻遍野,不少叱咤風云的人物要么入獄,要么“金盆洗手”出逃海外。2015年“民陣”換屆之際,岑子杰居然意外當選為“召集人”。

這讓岑子杰本人都感到意外,他居然“交了狗屎運”。當選召集人后,他語無倫次地接受媒體采訪,“我系一個同志,中學開始已有人鬧我死gay佬、死乸形、太監,但令我更懂得點樣同立場不一嘅其他民間團體溝通,達到求同存異。”

“與生俱來的反叛”?

岑子杰身份復雜,他不僅是“民陣”召集人,還是香港“彩虹行動”組織的執行干事。對于他的性取向,岑子杰已公開“出柜”多年。

所謂“出柜”來自英文“come out of the closet”,是指公開性取向或性別認同。2019年7月,受到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蔣麗蕓的批評后,岑子杰更是氣急敗壞地“出柜”。按照《星島日報》的說法,他開始將“GAY”三個字母鑿在額頭上。

岑子杰公開反對現代婚姻制度,他聲稱:“因為家庭并不只有婚姻,但法律上只有婚姻才能組織家庭,造就特權。”

私下里,岑子杰卻對這一“特權”樂此不疲。2014年,岑子杰與“丈夫”在美國紐約注冊結婚。他還曾對香港媒體表示:“我丈夫系空少,經常唔喺香港,佢喺香港就要做曬留喺香港要做嘅所有事。”

岑子杰生性矛盾,這也折射到他自相矛盾的政治立場上。2019年7月19日,在回應蔣麗蕓議員的指責時,岑子杰聲稱“性傾向不應加入政治議題討論”,但他卻將“性傾向”施展到街頭政治中。

就在回懟蔣麗蕓指責的一周前,岑子杰等人被法院裁定犯有猥褻罪,被處以罰金900元港幣,這緣起去年秋天的一次騷亂活動,他在灣仔軒尼詩道發起“同志全裸游行”。

一同受處罰的還有浸會大學學生黃榮鋒,他與岑子杰關系密切。所謂“同志全裸游行”期間,黃榮鋒赤裸全身,左手執圣經,右手持打火機做點火姿勢,他甚至還用紅繩綁腰部和下體,再用膠紙將紅繩貼在地上,邀請游行人士一并跨過紅繩。

對于這一系列舉動,岑子杰、黃榮鋒則在法庭上辯解是“行為藝術”。

岑子杰天生具備表演欲望,時常將“出浴照”“內衣照”發布在社交媒體上。在媒體記者面前,他也毫不避諱下流的本性,他曾半開玩笑地對一名記者說,“當這兒是自己的家吧!脫剩胸圍都可以的,或是把胸圍也脫掉也行。”

對于這些丑態丑行,他卻包裝為“與生俱來的反叛和對平等的追求”。

1987年6月,岑子杰出生在香港一個基層家庭,父母早年離異。其母曾公開表示,岑子杰生性偏激、反叛,時常與同學打架、跟師長鬧翻天。

岑子杰自述,他以前缺乏男子氣概,幾乎所有同學都笑他“娘娘腔”,他沒有朋友。

岑子杰也曾炫耀“天生反叛”:入住“兒童之家”時,因故未能跟其余十幾個孩子一起搬運冰箱。最后,他被要求一個人清洗整個冰箱。他認為,那樣很不公平,寧可不用冰箱也不清洗冰箱。

從小在單親家庭長大,岑子杰自稱受母親影響最大。他的母親五十多歲,性格倔強。早年間,岑母曾在一家商場里租設店鋪。其間,管理單位要求漲租金,她便聯合多家商戶要求先更新冷氣等硬件,才會支付增加的店租。

在生活小圈子,這對母子以“桀驁不馴”“胡攪蠻纏”聞名。中學時,英文一直是岑子杰的“罩門”,喜歡在課堂上偷看從學校圖書館借來的《天龍八部》等書籍。被喚至學校后,岑母不僅沒有嚴加管教兒子還“護犢子”,她當場撕掉家長同意書并對副校長說,“你先封了圖書館,我就簽。”

在茶餐廳的前幾章中,港嘢君曾講過香港社會的“政治代溝”現象,羅冠聰的媽媽林素蘭曾警告他不要涉足政治,“他們要捉一定會先捉拿你的。”同樣,周永康的母親海倫·魏(Helen Ngai)也苦口婆心地規勸兒子,“一定不能反對國家,不能反對黨,因為始終我們是中國人。”

在岑子杰一家,“政治代溝”并不存在。對于兒子的禍港亂港之舉,岑母更是鐵桿支持者,她至少兩次上街參與反“修例”騷亂。

或許,所謂“母以子貴”,這個自稱“習慣絕望”、在香港社會“無力感”的家庭,突然找到了存在感。

“燕夕岑”遇上“靠山黎”

岑子杰的網名為“燕夕”,他自稱最愛彩虹與燕子,時常在衣服上畫滿燕子的圖案。

“燕子跟人類很接近,但你永遠養不到它,你見過有人養燕子嗎?它永遠在人的附近出現,你走出去檐下便可能看見燕子,但永遠捉不到它。”岑子杰關注的點與別人頗為不同。

2019年7月1日,叛國亂港頭目黎智英控制的《蘋果日報》刊文《捉不到的燕子,觸得到的傷痕》,大肆吹捧岑子杰這一只毒燕讓“一潭死水”的香港社運死灰復燃。

自打“雨傘運動”失敗后,香港社運掉進臭水坑,黎智英、李柱銘等禍港頭目一直蓄謀東山再起。

不過,梁繼平、周永康、羅冠聰等年輕的亂港馬前卒相繼跑路,禍港組織后繼無人,他們相中了岑子杰——盡管他缺少“學生領袖”的光環,但他勝在可以毫無底線可言。

正如岑子杰自我評價,“(本來)就在無力感當中成長,習慣絕望。再無力、再大壓力的日子都經歷過了,這些很小事。”

與黎智英等禍港大佬勾搭上后,急于上位的岑子杰不僅有了新靠山,還解決了一系列燃眉之急。

街頭政治要燒錢。在兩個多月前“七一游行”中,岑子杰領導的“民陣”就花費十多萬港幣。到上個財政年度結算時,“民陣”的銀行戶口剩下30萬港幣,頂多支撐一年。沒有金錢支持,一切街頭政治皆會泡湯。

囊中羞澀之際,“大金主”黎智英像及時雨一樣現身了。在上一章《陳日君的鄉愿風流》中,港嘢君講過,“肥佬黎”人肥財更肥,他曾慷慨捐助陳日君至少2600萬港幣,供這名“榮休主教”花前月下、任意揮霍。

黎智英是人盡皆知的禍港亂港“黑金主”。2005至2011年間,他多次捐款給泛民政黨和相關人士。2012至2014年間,黎智英又向亂港組織及相關人士輸送“黑金”,總額高達4080萬港幣,涉及反對派的7家政治組織和14名個人。

岑子杰是最新的受援助者之一。前文所述,“民陣”的銀行戶口已所剩不多,難以再搞大規模的亂港行動。但是,岑子杰在2019年9月6日高調宣布:“民陣”已向香港警方申請9月15日再次舉辦大規模游行。

巧合的是,岑子杰等人9月7日便受到黎智英“召見”。當天12時45分,岑子杰與“漢奸李”李柱銘、“AV仁”何俊仁等六人乘坐“肥佬黎”的七座商務車抵達何文田寓所。

大約密謀一個多小時后,黎智英親自送別六人到門口,乘坐同一輛商務車離開。香港《大公報》文章認為,岑子杰得到“肥佬黎”的金援支持后,“令人懷疑黎智英是否要向眾人下達新指令”。

“港獨”組織“民陣”召集人岑子杰(中)首次現身漢奸黎智英的密會,另外二人為李永達(左)及吳文遠(右)

內亂港,外聯獨

臺獨勢力,被曝是岑子杰亂港行動幕后的另一大金主。

從公開報道來看,岑子杰與臺獨的淵源至少可以追溯到2016年。初任“民陣”召集人的岑子杰受邀加入“臺灣觀選團”,與黃之鋒、羅冠聰、周庭、鄭玉碩等赴臺,一道向“太陽花領袖”林飛帆等臺獨分子“取經”。

岑子杰還一度登上網絡節目,與臺灣“華民書院”核心講師桑普線上互動,大肆鼓吹“港獨”“臺獨”。

今年六月發起“反修例”游行過程中,岑子杰還高調感謝臺獨勢力的聲援活動,致謝名單包括“在臺香港學生及畢業生逃犯條例關注組”“臺灣公民陣線”與“臺灣青年民主協會”。

在這種臭氣相投的“聲援”之外,“臺獨”勢力“基進黨”還為岑子杰出資制作宣獨短片,并在海外視頻網站和社交平臺上傳播,攻擊“一國兩制”,公然鼓吹“臺獨”與“港獨”聯手。

岑子杰還從“臺獨”勢力搞來資金支援,大概在每月5萬港幣,每次發動騷亂時還可追加經費。

港嘢君在《色鬼陳浩天的一足三船》一章中講過,金援往往經由“中間人”現金轉交。來自臺灣交通大學的社會學學者孫治本被曝是“中間人”之一,他多次與陳浩天、黃臺仰、梁天琦、梁頌恒、岑子杰等“港獨”頭目密會。

“港獨”“臺獨”行徑不得人心,“燕夕”岑子杰也成為過街老鼠。2019年8月29日上午11時許,一隊大約50名市民組成的請愿隊伍行至佐敦?;趺磐?,他們原本目的是聲討“民陣”總部,卻誤入香港“彩虹行動”會址。

這也算誤打誤撞。前文所述,岑子杰既是“民陣”召集人,也是香港“彩虹行動”組織的執行干事。事先得到消息的岑子杰,提前跑到場“恭候”聲討者。

自恃“游行搞手”反被游行抗議,這讓岑子杰氣急敗壞。當請愿隊伍行至“彩虹行動”附近時,岑子杰惡人先告狀,率先破口大罵。

請愿人士并不退縮,紛紛指責岑子杰為“暴徒”“美國契弟”“收錢游行”,并批評他“攪亂”香港,令不少市民失去工作和收入。

在后者義正辭嚴的譴責下,岑子杰很快就敗下陣來,一時之間理屈詞窮。最后,令人意想不到又極為諷刺的是,他開始反誣請愿人士為“暴徒”,根本忘記了自己早就是聞名全港、擅長打砸搶等街頭暴亂的“街頭搞手”。


來源:港嘢茶餐廳

編輯:賴楚健

二審:蘇文穎

三審:劉崢